地书

UCCA:一直和文字打交道的徐冰,这次创作了一本通篇没有文字,只有标识符号,但是人人都可以读懂的书。《地书》展出的现场,模拟了徐冰纽约工作室的场景。有心的观众可以详细看到他搜集、整理、研究以及制作过程的许多原始材料和手稿。

徐冰:机场的指示和安全说明都是以“识图”为主,力求用最低限的文字说清楚一件比较复杂事情。这些指示系统可以说是人类最早的“共识”读本,这点特别吸引我。

UCCA:人类超越文字障碍的理想和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,随着全球化进程和图像时代的到来,徐冰意识到,一种以图形为基本依据,超越现有文字的新的表达倾向,正在不断发展。

徐冰:我对《地书》的兴趣在于,图形符号作为文字到底能表达到什么程度?当然我也清楚,比起成熟文字,它的表达能力是有限的,有些适合它表达,有些还不适合。但是我越来越相信,它能表述的程度是我们的认识所不及的,而且今天正在被使用的象形符号多得无法统计,并且每时每刻还在不断地产生。

二十多年前我做了一本包括我自己在内没人能读懂的《天书》,现在又做了这本说什么语言的人都能读懂的《地书》。事实上,这两本书截然不同,却又有共同之处: 不管你讲什么语言,也不管你是否受过教育,它们平等地对待世上的每一个人。《天书》表达了对现存文字的遗憾与警觉;《地书》则表达了我对当今文字趋向的看法和普天同文的理想。我知道这个理想有点太大了,但意义在于试着去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