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物系列

UCCA:欢迎来到徐冰的“动物世界”,这个展厅记录了徐冰多年创作生涯中与不同动物合作完成的作品。

徐冰:在我的艺术创作中,使用活的动物是从1993年开始的,当时我刚搬到纽约不久,希望创作惊人的艺术,以“融入”和“挑战”西方当代艺术,我当时的心态是:我感到人类创造力的限度,我希望借助动物,获取或激发人类的能量。

现在看来,《一个转换案例的研究》并非一件成熟之作,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习作。了解和尝试极端的创作手法并无坏处,它使你创作语言更丰富和开阔,也让我反思当代艺术的现状。

动物与文字是截然不同的两类“材料”。我对这两类材料的兴趣,是由于我的艺术并非在谈这两类材料本身,而是借它们,谈它们之间的事情。动物可以说是原始与未开化的代表物,文字可以说是文化最基本的概念元素。《一个转换案例的研究》与《天书》的风格截然不同,它们谈的事情却是一个:文化与人的关系。

UCCA:另外一件与猪合作的表演性装置是《熊猫动物园》,这种黑白相间的新罕布夏猪,一眼看上去很像熊猫,徐冰为它们带上熊猫面具,让它们在这个人造的山水环境中生活了一个月之久。

徐冰:在时尚的纽约SOHO区,有两只活猪,真是件稀罕的事。孩子们常来画廊喂它们,它们茁壮成长。两只“熊猫”有时帮助对方摘下面具,回到真实的自己。这件装置像我的其他作品一样,暗示着一个面具的概念。

UCCA:蚕是徐冰以动物为题材的另一个重要系列的主角,1994年至1998年的每年夏季,徐冰都要在美国养蚕,与它们共同完成一些作品。

徐冰:这里我想特别谈一下作品《蚕花》,这件装置是1998年在纽约完成的,这次在UCCA以图像记录的形式展出。这件装置的产生,完全是由于制作条件局限所致。那次展览,我的计划是:布置一个普通的生活空间,里面放满正在吐丝的蚕。可是眼看展览开幕时间到了,蚕还没有要吐丝的迹象。没办法,急中生智,我在美术馆大厅中央,用新鲜的桑树枝插成一个巨大的花瓶。开幕式上,几百条蚕在树枝上啃食桑叶,不久,桑叶经过啃食之后,只留下枝干。随后,蚕陆续在枝干上吐丝作茧,金银色蚕茧在展出期间,逐渐地布满枝干。这瓶花束由葱绿茂盛变为另外一种艳丽的景观。这件作品的手法简洁,却包含着深刻的哲学内涵,也实践了我希望用东方思维的方式来处理当代艺术的愿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