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草计划

UCCA:走进这个弥漫着烟草味的展厅,观众们可以看到一系列与烟草相关的作品。徐冰以烟草为契机,引出种种文化和历史的回忆。

徐冰:当时我受邀去杜克大学讲演,一进入杜勒姆城就能感觉到空气里烟草的味道。朋友介绍说,杜克家族靠烟草起家,所以这个城市也叫烟草城。又因为杜克大学的医疗中心在治疗癌症方面特别好,这个城市又被叫做医疗城。在这里,烟草与文化之间是一种多有意思的关系,我开始想,也许能用烟草做作品。

我开始收集和研究材料,走访相关人士。在杜克大学图书馆的大量资料中,我了解到杜克家族与中国的历史关系,是他们最早把卷烟技术带到上海的。我那时就想,将来再把这个计划搬到上海去做。四年后在巫鸿教授的策划下实现了《烟草计划2:上海》。2005年,我开始了解弗吉尼亚烟草的历史。在那里,烟草与早期移民及美洲大陆的历史密切相关,现在是“万宝路”的生产中心,在2011年,我完成了《烟草计划3:弗吉尼亚》。

UCCA:此次共展出了《烟草计划》中的15件作品。从位于地板中央的大型虎皮地毯,被香烟烧过一道痕迹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再到用烟叶制成的《黄金叶书》等,徐冰以不同的方式提问“烟草”衍生出的价值与判断问题

徐冰:烟草有很强的渗透性,它无孔不入,终为灰烬,与周围世界、与每个人都有瓜葛。不仅制烟材料本身丰富,与它相关联的材料更为丰富而且层出不穷,创作的过程,就像潘多拉盒子不断被打开。